q0nki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大隋第三世 碧海思雲-第857章:我闖大禍了,我完蛋了相伴-wbnan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待到酒过三巡,杨侗所在的酒楼二楼,客流逐渐增加,酒楼也慢慢的热闹起来,随着一伙伙滞留大兴的商人到来,闲聊的内容也变得丰富起来,竟然说隋唐大战已经爆发,一个个高谈阔论、唾沫四溅,毫不脸红叙述着各场大战的详细过程,仿佛亲临战场,或是参与了作战计划制定一般。
但这年头信息交流不便,对外界几乎两眼一抹黑,所以这些高谈阔论并不令人反感,大家不仅听得津津有味,甚至还有人请他们喝酒,这些行商深诣听众之心,所叙述的都是隋军杀得唐军伏尸百万、血流成河,让酒客听得热血沸腾、血脉贲张,不断叫好。
靠近杨侗他们的几名学子,实在听不下去这种肆无忌惮、毫无依据的地嘲笑,其中一名学子一拍桌子,高声问道:“上官贤弟,你不是刚从汉阳回来的吗?”
这话声音极大,周围酒客登时鸦雀无声,很多人都竖起了耳朵聆听,毕竟刚才说的隋唐之战多是以汉阳一带,他们想听听真实的声音。
姓上官姓童音少年站了起来,团团一礼,苦笑道:“隋唐根本没打仗,只是相互叫骂而已,刘弘基骂尧君素将军是没用的废物、狗贼;尧将军反过来骂刘弘基是缩头乌龟,反正是相当热闹就是了,刘弘基故意放人出城,诱引尧将军来攻城,但尧将军就是没睬他。”
众人想不到‘隋唐大战’竟是这样子,莫不面面相觑,一名中年行商把嘴里的酒水喷了出来,不敢相信地说道:“小伙子,你在开玩笑吧?”
一名学子蓦地站起身,指着上官姓学子道:“人家是秋闱探花郎,受朝廷之命前去汉阳历练,他会胡说八道吗?也只有你们毫无根据乱说一通,唐军士兵又不是吐蕃、突厥、吐谷浑等异族,和大家一样是大隋子民,我大隋将士怎么可能大屠杀,我军将士又何尝屠过国内叛军?哪次战争不是只诛贼首?你们不知道就别瞎扯,给圣上和大隋雄师抹黑。”
众酒客都不好意思胡乱吹嘘了,这时那名中年行商清了清嗓子:“说实话,刘弘基还算比较不错,是唐军少有的知兵之将,我看大雪封山,这仗一时半会怕是打不了。我不说汉阳了,说说巴蜀吧!我是宕渠郡人,我说老实话,只要隋军从长江突破三峡道,唐军根本就守不住了。而且成都平原内的百姓也不愿意打仗。”
众人纷纷问道:“这又是何道理,给大家说说。”
“我们益州人生活在一个大盆里头,喜欢安逸啊…打什么仗啊打?”
这时,一年雄姿英发的青年走到几名学子面前,对上官姓学子拱手道:“上官公子,我家主人请你一叙。”
“敢问贵主人在何处?”
“那边。”侍卫往后一指,几名学子也看到他们靠窗这一排的角落坐着三名食客,周围还有几名气宇轩昂的随从站在一旁,虽然随从不多,但他们强大的气势便可罩住整个酒楼。
上官姓学子神色微凛,他在汉阳军中呆过一段时间,也知道军人的一些特色,单从这些犹如立地苍松的笔直身躯即可知道他们的武深不可测,其气势,便是汉阳军中的一些将领都大有不如。
侍卫尚且如此,那么那三名食客的地位可见一般。
他不太想去,但别人客气来请,也不拂人面子,只好对几名同伴道:“你们慢慢喝,我去去就回。”
说着便起身向那张桌子走去,同伴都抬头看着他,生怕他出事,可一想到这里是大隋陪都,大隋皇帝和文武重臣,以及各国使臣都在城内,倒也不太担心有人敢在西市闹事。
鸣翼见
“在下弘农上官仪,敢问三位使君有何见教?”上官仪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酒桌上坐着三人,一个是四十左右的书生,温文尔雅、笑容可亲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自然;一人是名雄姿英发的青年,虽是坐在那里,却仿佛是一把锋芒毕露的出鞘神剑。另一人相貌俊美,两撇胡须给人一种莫名喜感,但尤使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双锐利的眼睛。
这自然是杨侗和房玄龄、罗士信,杨侗看了尚带些青涩之气的上官仪一眼,微微一笑:“你叫上官仪,今秋的探花?”
上官仪连忙道:“正是。”
“多大了?”
上官仪被他看了一眼,不知为何,有一种被人看穿了的感觉,老老实实的说道:“虚岁十七。”
“请坐吧。”
“打扰了。”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理念,上官仪坦然的坐了下来。
这时,罗士信给他斟了一杯酒,仔细端详了他一会儿,笑着说道:“这么小的探花,还真罕见。”
上官仪脸色一红道:“今年朝廷连举三科,厉害的人才都前两次挑走,晚辈这个探花,无非是矮个挑高个。”
“你也无须妄自菲薄,未来的朝堂说不定有你一席之地。”杨侗意味深长的问道,“对了,你成家了没有?”
女妖公寓 灵铛
上官仪从座位上可以看出这位是三者之首,一般来说,位高者必坐北面,如果是东西席位,那他则会坐于东面,而且此人不斟酒,都是由那英武青年动手,更重要是如苍松一般的侍卫随从都站在身后。
上官仪虽不知此人身份,但从对方居高临下的气势可以猜到是定是朝中大人物,只不过大隋中枢是青年为主的朝堂,因此着实猜不到对方是何人,只能是恭恭敬敬道:“学生尚未成家,多谢使君关心。”
杨侗皱眉道:“古人都说成家立业,而不是立业成家!你都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不成亲,这成何体统,早点把婚给结了,知道吗?”
“学生尽量。”
“不是尽量,是必须。”
你上官仪不结婚,上官婉儿怎么办?
“喏。”经此一闹,哭笑不得的上官仪,倒是不太紧张了。
杨侗这才满意一笑,“你的诗不错。”
“不知使君指的是哪一首?”
“‘脉脉广川流,驱马历长洲。鹊飞山月曙,蝉噪野风秋。’”
“还请使君点评。”
“你这首诗文辞精美,冲淡了浮艳雕琢、词藻靡丽的诗风,可内容比较空泛,缺乏慷慨激情和雄杰之气,让诗文失色了许多。写诗讲究情感气势,这个需要注意。”
“喏。”
“这次科举你差一点就被录为状元,我看过你的试卷,策论文章立题、观点都不错,但功力稍浅;我大隋能轻松将盛极一时的伪唐王朝打得龟缩益州,可不仅是大隋军队强悍、国力鼎盛的缘故,还要从伪唐朝堂和军政去分析。”
上官仪大为震惊,结结巴巴问道:“使君究竟是何人?怎么看过学生的科举试卷?”
“你不用管我是谁!”杨侗示意他坐下,微笑道:“刚才听了你对金银票的议论,很多观点说得还算不错,能不能详细说说?”
“遵命。”上官仪既知对方有权看过自己的试卷,必是位高权重之人,连忙说道:“学生认为金银票取代笨重昂贵的金银铜钱是大势所趋,是进步的标志,可称之为第三代钱币。”
“第三代钱币?此话怎讲?”一直默不作声的房玄龄问道。
“众所周知,我族之前没有钱币存在,先辈们的交易通常是以物易物,而以物易物最大的弊端便是结算方式不定,一匹丝绸有时可以换一头牛,但有时只能换一只羊,差距巨大,这不仅让交易不公,也给了贪官污吏从中渔利的机会,给百姓造成了巨大的担负;更重要的是,先民费心费力的扛着货物前去集市的时候,要是碰不到需要之人,结果白费一整天时间,只能扛着回家,这就需要一种介于物品之间的东西来衡量物品的价值,于是贝壳应运而生,成了第一代货币。”
杨侗和房玄龄点了点头,贝壳是第一代货币的地位无可争议,毕竟老祖宗已在文字上定了下来。
上官仪接着道:“然而贝壳有易碎、价值少、不易携带等缺点,所有先人不断探索,终于找到不易损坏、价值高、易切割的金银铜来当第二代货币。”
“然而金银铜不仅笨重、易磨损,并且还是很难开采的稀有之物,所以我族多同时以金银铜作为钱币,用之衡量高、中、低三类货物的价值,但从秦汉时代起,黄金就是珍贵价值的代表,久而久之,价值高、产量低的金银被人当作贵重之物收藏了,铜虽价值低一些,可正好能衡量日常之物的价值,九成以上的人都用它来交易,慢慢就成了主要钱币,但随着商业的日益繁荣,本着稀少的铜钱就供不应求。所以钱荒一直存在,百姓手中没钱用着交易之物,于是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大行其道。当然了,从某种意义上说,金银铜也是一个物品,用它们购物,实则也是以物易物,所以钱币还有改变的潜力。”
“不错!你继续说。”杨侗点了点头,金银之后是纸币,纸币之还有虚拟币,那更方便省事。
上官仪说道:“随着我大隋不断复兴和发展,如果还用金银铜,那么钱荒会进一步加剧,于是圣上反其道而行之,用廉价的纸张取代昂贵稀有的金银铜,纸钱有制作简单、便于保管、携带运输的优点,但它本身并没有一点价值。之所以能够顺利推行,靠的就是朝廷的信誉,以及金银票、汇票可以随时随地兑换成金银铜钱,所以称之为信用钱币毫不为过。就目前来说,推行得还算可以,人们正在慢慢接受金银票,但银行要是不能及时给百姓兑换金银铜,不仅会造成动荡,还会令朝廷的信用大跌,日后想让从们恢复信心就难了。”
杨侗微微点头,上官仪这个‘信用钱币’说到纸币的骨子里去了:“你认为纸币可以取代金银铜钱吗?”
“学生认为可以,但人们现在正处于小心翼翼接触的时期,并未完全相信纸钱,所以离完全取代还要一段漫长时间。”上官仪说道:“其实现在两币并行就很好,只因两者优劣太明显了,当人们一次次用纸币兑现出现钱,一次次享受到纸钱的便利,就会慢慢喜欢上它。”
杨侗略作沉吟,又问道:“你认为有没有加速推广的办法吗?”
“学生认为可以印制价值小一点的铜票。”
“有多小?”
斯塔克超人 夜鹰021
“现在价值最小的钱是一枚铜钱,但很多物品其实不值一文,所以在买卖的时候,商家往往补给顾客并不需要的物品,闹得大家很不愉快,要是朝廷印制这种小钱,定会受到人们欢迎。”
“这办法不错,你继续说。”杨侗从没花过文文钱,对这事件不太了解,但不得不说是个妙点子。毕竟比文还小的钱,价值不大,远在百姓承受得起的心理防线之内,损失半文什么的,他们也不心疼,但它又能弥补现行货币的不足,一旦推广出来,定能风行天下。
“以前的赋税,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如今只收钱粮两种,如果朝廷收取税钱的时候,只收金银铜钱票,那么全天下百姓都会跑去银行兑换,必将加速纸钱的流通。”
杨侗又问道:“还有么?”
上官仪看了杨侗一眼,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史上任何一场大变动,都是自上而下,要是圣上让朝廷将俸禄军饷改成纸钱,官员将士定能接受。”
期待冒险 七夜茶
这也是杨侗计划之中的事情,以他现在的威望,纸钱自然能在官场和军中不受阻碍的推广,但铜钱是流通最为广泛的钱,而与其对待的钱币还在自己的脑海之中,甚至连图案、面额都还没拟定,所以万不能急于一时,只有准备充分、绸缪周全,然后自上而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广。
否则日后定要东拼西凑、拾遗补缺方能完善,这便有了朝令夕改之嫌。
“你的建议,我收下了!我也给你一个建议。”
“请使君指点。”
杨侗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对他说道:“我大隋虽然言论自由,但也不是什么话都能乱讲,你刚才说的‘金银票掠夺各国财富’,就有离间大隋和友邦关系之嫌,一旦流传出去,大隋友邦会怎么想?会怎么看我大隋?”
“学生知错。”上官仪知道自己闯祸了,顿时面如土色,额上见汗。
杨侗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逞能炫耀、乱说废话只会害人害己,一个人只有务实求真、行知合一才能成就大事。今天就不予计较了,去吧。”
別來無恙的重逢
纸钱发行之后,要花很长时间来取代金银铜钱,这其中,就有眼光独到之人看破它的威力,所以杨侗倒也没有计较什么。
不过上官仪确实很有眼光,小小年纪居然从刚刚萌芽的金银票能看透货币战的威力,这比很多人厉害,凭这一点,杨侗便不想处罚他,而是想培养他。
“多谢使君教导,学生铭记在心。”上官仪行了一礼,返回自己的座位。
房玄龄低声道:“圣上跟他的话比较多了,恐怕会被认出,我们先离开吧。”
“好。”
杨侗从善如流,起身便带头走下楼梯,付账离开。
这时,几名学子正在假问上官仪,“刚才那三人是谁?”
上官仪失魂落魄的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
几名学子都觉得不可思议,就在这时,旁边那个宕渠郡的商人忽然大声道,“我想起来了,那个英武青年是郯国公罗士信,我就说怎么这般眼熟。”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粉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此话一些,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罗士信来了,那旁边两人又是谁?
上官仪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我我知道他是谁了。”
“谁?”
“能让郯国公倒酒的还能有谁?当然只有圣上;能心安理得喝下的还能有谁?当然只有圣上。”上官仪狠狠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带着哭腔道:“我我我闯大祸了,我完蛋了。”
“啊?”众人惊呆了。
皇帝竟然就在他们旁边?
自己竟然和皇帝同一楼吃饭?
这是何等荣耀啊?
一些人与有荣焉,恨不得马上跑回家,向亲朋好友狠狠的吹嘘一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