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pca人氣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鑒賞-nnxr4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房玄龄听了杜如晦的话,颔首点头道:“如今老夫倒是里外不是人了。”
说着,他苦笑。
杜如晦抿嘴一笑,却是轻声道:“还是希望房公能挺身而出,辅佐幼主,天下……再经不起混乱了。”
这话……意有所指。
太子年幼,而且显然少不更事,这样的人,是没办法安住天下的。
可是放任这些世族们得寸进尺,一旦这些人越来越肥,而朝廷的威信越来越弱,到时……只怕又是一个隋乱的结局。
房玄龄倒是失笑,别有深意的看了杜如晦一眼:“杜相公岂不也源自长安杜氏。”
杜如晦摇头:“家国天下,这家要紧,难道国和天下就不要紧吗?再这样下去,何止亡国,中原再乱,非要亡天下不可。这天下之人,只计较着一家一姓和眼前的小利,难道忘记了当初晋时八王之乱所导致的后果吗?若朝廷不足够强势,就不足以震慑豪强,今日决不能让他们得逞。”
房玄龄听到此,不禁爽朗大笑:“这亦是我所愿也。”
听到笑声,许多人诧异,不禁朝向房杜二人看来,一头雾水的样子。
此时有宦官来,请众臣入宫。
百官们鱼贯而入,来到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太极殿。
这太极殿里,李承乾早早的来了,只是今日他格外的精神奕奕,便是连眼里都有了神采。
众臣看了李承乾一眼,心里狐疑着,朝李承乾行了礼。
李承乾随即道:“今日朝议,要议的当是淮水泛滥之事,今年以来,淮河多次泛滥,土地绝收,淮河沿岸十万百姓,已是颗粒无收,倘若朝廷再不处置,恐生变故。”
众人都不吭声。
李承乾不由挑眉:“怎么,众卿家为何不言?”
房玄龄于是出班:“此事,三省早有察觉,也拟了一个赈济的章程,不过等到关中诸仓调粮,臣恐已经来不及了。臣听说扬州还有几个官仓储存了一批待收押入关中的粮食,不如就地取材,急调扬州的粮食前往赈济?”
李承乾沉吟道:“房公此言,也正合孤心,既然这样,那便依房公行事吧。诸卿家还有什么要议的吗?”
百官们见李承乾对此前众人提议的事提也不提一句,就好似这事没发生一样。
这令不少人心里藏了暗火,此时有人不由道:“太子殿下……现在赈济虽是十万火急,可是扭转人心,方为正途啊。如今……人心浮动,又恰逢国家多事,殿下更该早做决断,以安众心。”
李承乾瞥了一眼说话的人,自是那户部侍郎卢承庆。
李承乾冷冷道:“如何才能安众心呢?”
“天下军民百姓,苦商贾久矣。”
李承乾冷笑道:“依孤看,是卿苦商贾久矣了吧。”
许多人听李承乾说出这话来,不由得忍俊不禁。
——————
堂堂太子直接和户部侍郎当殿互怼,这显然是有失君道的。
卢承庆不由恼火:“殿下……不知偏听偏信了谁的话,竟然顽固至此?现在陛下垂危,殿下监国,此存亡之秋,殿下怎可将天下人的呼吁,当做儿戏一般漠视呢?若是殿下坚持如此,臣所虑的,乃是这朝野内外,人心失望……殿下,臣之言都是发自肺腑,是为了这江山社稷啊,若是殿下令天下失望,而殿下年幼,如何能制得住那些滋生不满的人呢?”
李承乾道:“这样说来,是否是孤若是不听从你的话,便是昏聩无能了。”
無相
“臣不敢这样说。”
李承乾气咻咻道:“你便是这个意思……你们这样逼迫孤,不就是想从中牟取好处吗?你自己来说说看,到底是谁对孤失望?你不说是吗?那么……孤便来说了,对孤失望的,不是百姓,不是那田野里耕作的农户,不是作坊里做工的匠人,而是你,是你们!孤稍有不如你们的意,你们便动辄是天下人如何如何,天下人……张不了口,也说不了话,他们所思所想,所惦记和所念着的事,你又如何知道?你口口声声的说为了江山,为了社稷。这江山社稷在你口里,就是如此轻巧吗?你张张口,它就要垮了?孤实话告诉你,大唐江山,没有这般弱不禁风,倒是不劳你挂心了。”
李承乾勃然大怒,扫视众臣,又道:“以后不准再议此事,谁若再议,孤决不轻饶!”
“殿下怎可如此?”此时有人痛心疾首的站了出来,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李承乾。
元龙
李承乾看去,却是国子博士陆德明。
这陆德明可是当初李承乾的老师,曾在东宫教授李承乾读书。
现在陆德明痛不欲生的道:“殿下不听人谏言,难道要效法隋炀帝吗?隋朝灭亡的先例历历在目啊。殿下还未登基,便成了这个样子。”
李承乾见着了陆德明,气势颇有几分弱了。
陆德明又道:“若是殿下执意如此,老臣只恐大唐江山不保啊。方才殿下口口声声说,卢侍郎不过是因为自己的私心,却总是满口代表了天下人。可这历朝历代,似卢相公这样的人,他们所代表的不就是天下的军心和民意吗?臣读遍史册,不曾见过忽视这样的谏言的君主,有任何好下场的。还请殿下对此审慎以待,至于殿下口中所说的匠人、农户,这与朝中有什么干系?天下乃是皇族和世族的天下,非庶民之天下也。庶民们能分辨什么是非呢?”
李承乾气得抓狂:“若父皇在此,绝不会纵容你们这般颠倒是非。”
“陛下在此,一定会从善如流。”
“不错,陛下在此,定能洞察臣等的苦心。”
李承乾冷笑道:“是吗?看来你们非要逼着孤答应你们了?”
房玄龄此时觉得事态严重了,正想站出来。
却在此时,见李承乾道:“孤倒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支持卢侍郎的倡议。附议的,可以站出来让孤看看。”
他此言一出,许多人大喜。
居然顷刻之间,这大臣便站出来了七八成。
只有房玄龄和杜如晦一些人,却是板着脸一声不吭。
长孙无忌看看殿中站出来的人,再看看寥寥站在原位的人,显得很犹豫,想要抬腿,又似乎有些不忍,僵在了原地。
毕竟长孙无忌其实心里很清楚,若真是抑制商贾,长孙铁业还是可以兴旺发达的,这就意味着,寻常的百姓都不能炼铁,可长孙家和陈家这样的家族,却是想怎么冶炼便怎么冶炼!
这是什么?这是暴利啊!
李承乾看着这乌压压的大臣,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支持的人,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李承乾突然大笑:“好,你们既想,那么孤……自该从善如流,准了,准了,统统都准了。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呢?”
众臣万万想不到,李承乾突然一转了态度,他们此前还以为怎么都得再耗费许多唇舌呢!
惊喜来的太快,于是此时忙有人喜上眉梢地道:“臣以为……新军裁撤的旨意,早就已下了,可为何还不见动静?既是已经下了旨意,理应立即裁撤才好。”
“不错,刘公所言甚是……”
“这个啊……”李承乾道:“准了,还有呢?”
“……”
果然是个孩子啊。
卢承庆兴奋的道:“太子殿下真是英明啊,殿下宽仁,直追陛下,远迈历代天子,臣等钦佩。”
“殿下能幡然悔悟,臣等甚是欣慰……”
李承乾却是看笑话一般地扫视众人,却是触碰到了房玄龄几个严厉的目光。
李承乾没将此当一回事一般,而是道:“这样看来……先裁新军吧。来人啊,新军在何处?”
一个在此伺候的宦官道:“殿下,新军已来了。”
“……”
已来了……
这是什么意思?
殿中人窃窃私语。
此时……外头却传来了哗啦啦的踏步声,这是长靴落在砖石地面,还有甲胄摩擦的声音。
方才还只是隐隐约约的,谁也没有放在心上,可现在……却如雷鸣一般,越来越近了。
咔……咔……
众臣哗然。
卢承庆狐疑的看着李承乾,忍不住道:“殿下这是何意呢?”
李承乾却是道:“我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事事都来问孤?孤还是个孩子啊,什么都不懂的。”
听了这话,卢承庆觉得不对劲了。
其实现在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异样,已有一些大臣擅自出了大殿,出去一看……
只见乌压压的将士,打着旌旗,自太极门的方向,
踏步而来,他们列着整齐的方队,全身甲胄,阳光洒落在明光铠上,一片耀眼。
除了脚步以及甲胄之间传出的响动,这些人诡异的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
咔……咔……
官場潛規
犹如乌云压顶一般,队伍看不到尽头,他们穿戴着数十斤的甲胄,却如履平地,队形密密麻麻,却是密而不乱。
带队的文武官员,也个个披甲,系着披风。
刘胜就在其中,他第一次进入太极宫,从前唯一一次靠太极宫最近的,只是随着自己的父亲去过一趟平安坊。
可在这里,他随着浩浩荡荡的军马第一次进入这深宫之中,这里一切都是巍峨的,无数高大的殿宇,随着中轴延伸,脚下的砖石,都好似是每一块都经过了细心的打磨,那瓦片都如琉璃一般,透着一种说不清的贵气。
太极殿已经乱成一团了,先出来的大臣大吼道:“不得了……有乱军入宫了。”
这一声大吼,殿中无数大臣蜂拥而出。
卢承庆的喜悦并没有维持多久,此时心头一震,忙是随大臣们一窝蜂的出殿,等看到那乌云徐徐而来,他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里了。
站在一旁的陆德明低声对兵部尚书李靖道:“李将军,不知……这是何意,是兵部的意思吗?”
鬼嬰轉世 暗夜無雙
所有人看向李靖。
李靖捋须只吐出了两个字:“不知。”
噢,大家才想起来,李靖其实平日并不曾管理兵部尚书的部务,于是大家看向兵部侍郎韦清雪。
韦清雪如丧考妣的样子:“这……兵部并无公文……”
于是……许多人心底顿时生出了寒气。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李承乾兴冲冲的背着手,也已走出了大殿,他看着这整齐划一的军马,心里不禁欢呼雀跃,忍不住道:“叫孤做什么?”
恶魔总裁别追我 石头剪刀布
“殿下……这……这是谁招来的兵马?”
“和孤没关系!”李承乾撇撇嘴,一脸高傲的样子:“你问孤,孤去问鬼吗?”
这新军依旧向前踏步,哗啦啦的人马宛如出剑的长剑一般。
“殿下,他们……莫非……莫非是反了,这……这是新军,快……快请殿下……立即下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